专题正文

海耶克:革新与改良的好时机

(财经国家周刊,微信号ennweekly)

2014年巴塞尔的早春,乍暖还寒,似极了阴晴不定的全球钟表市场;而在古老的巴塞尔可谓十足另类的现代化银色展览中心,似乎也映衬出钟表在现代生活中越来越偏离计时需求而接近精神符号的另类价值。

不过,展览中心及其周边熙熙攘攘的人潮告诉我们,集成电路和晶体管的蔓延,并未彻底动摇人类对传统技艺的钟爱,建基在能工巧匠奇思妙想和精雕细琢之上的钟表行业,仍然保有自己的魅力,自己的拥趸。

对这个传统钟表业因受各类叠加危机影响而遭遇市场寒流、智能手表崭露头角跃跃欲试的混沌时代,全球最大钟表企业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宝珀、宝玑、雅克德罗三大品牌的总裁马克海耶克(Marc A. Hayek)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所表达的看法,代表了这个行业的理智:这是个革新与改良的好时机,而未来“还是很乐观的”。

世事与时势

《财经国家周刊》:全球市场遭遇金融和经济危机影响,中国市场近两年陡现波折,作为钟表行业的领头羊,斯沃琪集团如何看待这样的不确定性和叠加危机?

海耶克:2008年的金融危机过去后,全球经济一直处于不稳定的态势,不仅仅是收入减少的问题。如今又牵扯到政治因素和战争因素,还有货币问题,不免让人担心。不过,在我看来,挑战与机遇并存,你可以利用这一时期进行大幅革新与改良。而在繁荣时期,则往往会安于现状,不思变革。

在产品方面,宝珀、宝玑、雅克德罗产品的价值始终如一,没有大幅波动,所以价值方面很有保障,这也是我们所追求的。我们的腕表在多年后依然走时精准。细节成就品质,所有这些元素都充分保障了我们产品的安全性。这是成功的关键,也是稳步发展的关键。

《财经国家周刊》:斯沃琪集团如何看待品牌的全球化,又是怎样进行全球布局的?

海耶克:品牌全球化是建立在稳健发展基础上的。每个国家的发展都是有兴有衰,或许那个国家的经济近几年不怎么景气,但过几年就有可能变得异常强大,而你的品牌始终坚守在那里,人们不会忘记你,你也会日益强大,这是集团强大的关键。我们始终保持稳定。我们非常重视全球的战略部署。

《财经国家周刊》:对斯沃琪集团来说,中国市场销售额的全球占比如何?2012年以来中国市场有何变化?

海耶克:中国大陆、香港及台湾地区的市场份额都很让人欣喜,在全球份额中占了很大比重。我们的发展非常迅猛,这也在意料之中。而且,我们依然还有潜力可挖。虽然不能实现每年翻倍,但这种态势可以持续至少20年。在中国大陆,每年的份额都在大幅攀升,比其他地区的市场发展要快。

当然,世事难料,市场转变的情况在全球各地均会发生,市场的发展可能会翻倍,也可能会减半。一般来讲,一个区域的转变会影响到其他区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发展战略要立足全球的原因,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相互抵消影响。

宝珀和宝玑这样的品牌是有长期发展战略规划的。我认为关键还是要做好产品研发,这一点要始终如一,即使面临20082009年那样规模的全球经济危机,我们依然稳扎稳打,挺过几年就好了,但如果你放弃了原有的战略,那就会失去客户,失去市场,失去一切。因此我们甘愿一搏,因为这是持久性战略,可以保证市场的延续。

当然,有时候我们也会为了迎合市场作适度的改变,但大的战略是不变的。我们的战略发展方向始终如一,我们相信产品本身才是品牌的根基。

《财经国家周刊》: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以智能手表为代表的穿戴设备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大东西”。苹果和三星潜在的挑战,对斯沃琪集团的发展战略有什么影响?

海耶克:手表和手机不可混为一谈。手机也有自身的局限性,譬如也还是需要不断去为电池充电。我认为,功能才是重要的。从技术角度讲,智能手表会有其功用。我们可以静观其发展。

有些人钟情于传统表,有些则是智能表的拥趸,但如果过度依赖智能表,那么情况确实看上去值得忧虑。

不过,对我而言,机械手表是我的最爱。我最担心的事,莫过于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带手表了。对于腕表产业的未来,我还是很乐观的。我们也会制定更多的未来规划。

决策与挑战

《财经国家周刊》:身兼三大品牌的决策者,你如何保证公司发展目标的实现?

海耶克:未来的事是无法预料的,不过,如果有一个稳定的团队,而且找对了方向,那么就可以沿着那个方向勇往直前,这样会非常稳定,非常有保障。如果你的团队成员流动性很大,一两年就换一批,就会无形中带来不确定性。幸运的是,我拥有一个长期稳定的团队。

《财经国家周刊》:宝珀、宝玑、雅克德罗这三大品牌如何实现定位的差异化?主管斯沃琪集团的三大重要品牌,你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海耶克:这三个品牌的定位与发展战略有很大不同。

雅克德罗是最早的品牌之一,它以珐琅绘画及雕刻工艺见长。我们给它赋予了不同于宝珀和宝玑的品牌定义。

至于宝珀和宝玑,最大的特点分别在于浮动式陀飞轮和双陀飞轮的设计,这与雅克德罗有很大的不同。此外,宝珀和宝玑在年代、关注度及复杂功能方面均不相伯仲。不仅仅它们的技术含量很高,手工雕刻的工艺也得到了彰显。宝玑的设计深受法式风格的影响,而宝珀则是瑞士表的典范。尽管是兄弟品牌,但设计理念所受到的影响是截然不同的。一个是表盘简洁清爽,另一个则装饰得美轮美奂。两个品牌拥有各自不同的陀飞轮设计,也都很精巧。有时会让你不知该选哪个,因为它们各有千秋,这也正是两个品牌的美感所在。即使拥有相同的复杂功能,但依然不能混为一谈。

对我而言,最大的挑战在于把握时机。

《财经国家周刊》:最近有些品牌宣布其产品在内地与香港同价销售。对于这样的定价方式,你有什么看法?

海耶克:我们尽量定实价。如果你购买一件商品,回到本地之前需要清关,就会产生关税的问题。欧洲各国的税率标准不同。税率上的差异并非体现在产品上,而是在于各国的税收体制。还有货币汇率问题。每隔2-3个月就需要调整一次。有时候价格上的小幅波动就是由于货币间的差异所致。如果不是为了顾及货币和税率,我当然希望在中国内地和香港执行统一定价。但货币和税率不是我能掌控的。

《财经国家周刊》:好表不好修,正成为许多中国手表消费者的烦恼。斯沃琪集团是否有信心能满足日后中国市场售后服务的庞大需求?

海耶克:我们会尽己所能去满足需求,但会量力而行,让售后更有保障,这是我们的努力方向,也是关键所在。

我们多年前就着手创办尼古拉斯G海耶克钟表学校,正是为了能在日后培养出专注于客户服务的钟表师。我们一直在这方面投入,为了巩固用户群,我们还会一直做下去。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培养了大量钟表师,并服务于我们的用户。

不过目前的挑战依然很大,还需要不断去努力。这样会有很大帮助,因为中国区对于此类人才有着巨大的需求,整个产业都是这样。其他的钟表集团也在着手开办钟表学校,因为我们都需要壮大钟表师队伍。希望能在这方面投入更多,培养出足够多的人才,以适应行业的发展。

实际上,开发一款全新的腕表,要比完善客户服务快得多。我们要提升维修方面的经验和知识储备。我们已经在中国区引进了陀飞轮的售后服务。而在此前,你要将表返厂,涉及到国际运输,非常麻烦。陀飞轮机构需要丰富的经验,不是每个钟表师都能处理的,需要多年的时间去积累经验。我们之所以在多年前就开始了,是因为我们已经具备了这种能力。不过,维修依然需要时间,即使是在本土。(财经国家周刊)


相关阅读:
明升开户网址 www.jinan0531.com/amdZOAB0/08004.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