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正文

高中作文:流离歌

高中作文:流离歌

先知哈巴谷的祷告,调用流离歌。--《旧约.哈巴谷书》


有一个礼拜天,Del让我带她去教堂。一路上她停把搭在一起的小手指绕来绕去,却不说一句话。那开的礼拜上牧师在讲《哈巴谷书》。哈巴谷在面对世上的险恶和悲哀时向耶和华发问,为什么看着世间的罪恶和强暴却置之不理呢?我第一次看见Del这么安静地听讲道。结束后Del走到圣台下面,转过身时眼泪流满了一脸。


我认识的Del不是這样的就像.在小公园里的旋转木马一样,Del用花一样的微笑面对我们。但我不知道有些事情可以这样改变一个人。

Del递给我一样东西说:“你说教徒是在圣台前忏悔的是吗?我可以吗,我知道我已经错得挽不回了……他再也不肯接电话了……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看见Del颤颤抖抖地跪在台子上,把头埋很低。我感觉到握在手中的东西越来越烫。我看到如同连续剧情节里一样的画面。一片很窄的试纸上有刺眼的两道红迹,那种绽开的血杜鹃样的刺眼颜色。


我完全明白像Del这样的女孩,翻开一堆的校园杂志、小说里,她们一个比一个有个性,然而一个比一个迷茫无知。

我忽然又好象明白了礼拜天听的讲道,哈巴谷向主发问为什么他不阻上他所看见的毁灭、强暴和罪孽。如果Del这样也算罪孽的話。这一切好象出乎意料却又不止Del一个女子身上发生,而她们的询问未曾得到足以安慰的回应,甚至连陪伴都少有。


Del被开除那天,我忍不住很想为她做些什么但是无能为为。就像那天在教堂里她问我接下去怎么办时一样无助。我不能告诉Del她该怎么办,甚至现在我依旧只能作一個旁观者为这些同龄的遥远的、持续迷茫着的姑娘们轻轻祷告。



唯一的是在这个时候,我看不到耶和华。我只看得到忙忙碌碌伯的人,一群群追寻刺激却没有作为的人,把Del丢弃在人诲海里却从不自责的人们。


倘若有好心的人,他们也一样的回答:“将这默示明明地写在版上,使读的人容易读。因为这默示有一定的日期,虽然迟延,还要等候。”


虽然延迟,还要等候。何尝不又是一种敷衍?

夜里祷告结束,我如梦游般潜进这城市。


红灯。


黄灯。


绿灯。


突然有女子拉住我,问我,你知道怎么走去教堂么?我抬起头惊讶,这女子挂着一满脸的和Del一样的眼泪。

眼泪里涤荡着一片迷惘的神色,和着她问寻的声音一起颤抖。我望着她离开,走去教堂亮着红色十字的方向,城市里的风凉透了,哈巴谷不停发问的声音在风里传得很远,又一遍遍回响,奏成那首流离的曲子。

后记:


Del并非一人。最近得空翻看了新出的小说、杂志和第十一新概念结集刊《领秀》,所谓打上青春校园系列的,只是说不尽的悲伤。《领秀》看了前两篇又粗略翻阅了后面的文章,就不愿再细看下去。它们集结了这代人难以倾诉难以被真正观注的迷茫,都用绝望的刺痛人心的文字描述出来。然而更多的时候这些只是被命名为:个性。


带着这些个性的我们缺少的东西未曾被真正关注,因此越来越多的Del们需要在更早一些时候有人去陪伴和引导。丰足的物质并非万能,唤回一颗颗流离着的心,无疑才是最最美好的。


相关阅读:
足球专家推介 http://www.690000.com/index.as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