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正文

TVB垄断被罚90万 难改一家独大局面

这苦无出路的状况,也从另一侧面敦促香港政府必须改变它的“发牌拖延症”。

在中秋节翌日,多家港媒以A1头条报道“TVB违法垄断被判罚90万”的新闻。事缘2009年,亚视投诉无线垄断市场,香港通讯局经过3年多调查,才公布这个“迟来的裁决”,裁定无线独家合约条款苛刻、不准部分合约艺人在其它台发声、禁说广东话、禁参与其他电视台宣传等“四宗罪”成立,违反《广播条例》,重罚90万元(港币,以下同),并要求无线3个月内终止违规合约条款。此事引发轩然大波,因为无线与亚视在过去一个月,已先后被通讯局裁决违例并被罚款,各打三十大板,两台牌照亦将在2015年底到期,今年底前就要申请续牌。这个判罚对一个骄横跋扈的“大婆台”和一个懒散无能的“二奶台”,或许都有警诫作用。

不过,有已离世前无线艺人的遗孀在网站与网民讨论事件,直言“罚得太少了!无线只因垄断,才可独霸至今,但随着社会进步,要继续只手遮天,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获得不少网民和应。罚款金额显然远低于无线从霸权行为中获取的利益。通讯局自己也承认,无线收视的市场占有率达60%,电视广告市场也占47%至59%,90万对于一个每年都录得利润以10亿计的大台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一纸罚单只是显示当局“绝不容忍反竞争行为”的姿态而已。

其实,笔者在2010年撰写的《香港电视人的生存状态》一文中,就曾披露这间香港电视台的拍剧流程、艺人合约、薪酬制度等充满吝啬霸道、恃强凌弱的条款。多位具名或不具名受访的监制导演或工潮人士,也透露了他们别无选择(香港只有两间免费电视台,亚视欠自家制作,收费台受众有限),为了有戏拍,或作品被更多人看到,只能默默接受无线的霸王条款。

罚90万能对无线起多少作用呢?来看看无线的态度。无线认为“有关指控令人失望、遗憾和没根据”,并强调多年来培育过千歌影视红星,自命是“香港影视圈的人才培训摇篮”,其艺员政策无碍其它电视台发展。这一招是摆功劳在先,企图以功劳抵销过错。港媒遍访演员、歌手,自认“受害艺人”的少之又少,“亲生子女”者自然站在“衣食父母”的角度说话,从无线颁奖礼上连夺“最受欢迎女歌手”五连霸的容祖儿,其一席话“如果不是受访时(被限)说普通话,我的普通话就不会进步神速,焉知非福”,不敢得罪米饭班主之心昭然若揭。有无线艺员在受访时不慎漏嘴,承认公司有私下发短信作“温馨提示”,难怪众艺员化身TVB的人肉录音机,不断重复同一论点。

那罚90万对无线真无点滴切肤之痛?非也。对一个与艺员谈续约为几十元加薪也争持不下的电视台来说,90万可不能那么轻松爽手甩出呢。激怒一头沉睡的狮子,它当然会嗷嗷大叫几声,再继续沉睡。无线已表明“不排除提出法律诉讼”。据说因为无线的“拉布”策略拖延,通讯局从调查到公布裁决已拖了3年,那这90万罚金及收回不平等合约何时能兑现?也是个未知数。

早前,一部《冲上云霄2》的大结局,收视就垄断免费电视收视占有率的99%。这意味着,打开电视机的香港观众全体只看一个台、一部剧。罚90万,就真能改变香港电视一台独大,垄断几乎整个免费电视市场的局面吗?一向语出惊人的导演王晶,也不忘关注无线被罚一事。他在微博中话有玄机:“我相信就算罚无线停播一年,只要亚视仍是这些人做,收视仍不会过五点!”此话并非纯属讲笑,在大部分香港市民心中,已忘记“亚视”的存在,他们不记得有多久没将遥控器调到这个台,不记得这个台还有哪些自制节目,不记得在报纸上除了看到它不断传出“易主、地震、财困、可能随时执笠”等消息外,还有什么利好报道?就算重罚对手90万,罚其停跑半圈,亚视这个步履蹒珊的重症病人,就能起死回生,迎头赶上?通讯局不是救世主,亚视也别指望一纸罚单可以扭转竞争局面。男儿当自强。

在这次事件中,有受害艺人用“得啖笑”来形容裁决结果。无线垄断多时,通讯局报告无法一下子扭转局面,现在关键看艺人是否有胆量去争取,但香港电视仍没有可与之竞争的免费电视对手,艺人自然会为保前途而不敢得罪无线。这苦无出路的状况,也从另一侧面敦促香港政府必须改变它的“发牌拖延症”,尽快增加新的免费电视牌照,才能营造真正公平的竞争环境。


相关阅读:
qg777钱柜娱乐 www.haifree.com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