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正文

关于秋天的作文:伤秋

关于秋天的作文:伤秋


秋天本是收获的日子,自然也就是喜悦的日子。我依稀记得小时候家里还会有种水稻的时候,每到每年这个时节,水稻田里都是金灿灿地一片;饱满的颗粒一穗穗压弯了稻谷的腰,稻谷就好像是谦恭的上贡者,为幸勤的劳动人民献上了它最为殷实礼物。


那时候我们都还很小,还有些有趣的事也记忆模糊了。只记得像这个时节会用那稻草杆做一些类似于蚂蚱什么的小动物斗趣儿,还可以用麦杆做吹器,我们叫它麦响!当然这也不是同一个节气能做的事。麦响的声音虽称不上悦耳,但也算是生趣喃!孩童之乐本来就不需要太多的理由,这样的一个东西,就可以让我们度过一个愉快而忙碌的上午。而这可能也是我们孩子们,在这个繁忙的季节里父母所给的最好的礼物吧!或者说是最方便的礼物,因为这些东西可以随地取材并且制作方便,而又讨孩子们欢喜。而大自然也总是那么巧妙的安排,劳动人民也发挥着智慧,在一年四季里,在人们最为辛劳、繁忙,无暇顾及起自家孩子的时候,总是找一些乐子供孩子们取悦,来消磨孩子们无关于他们的每个繁忙的收获的季节。


这个时节里,到处都是欢喜的声音。不光是人的欢喜,你还会听到像小花雀这类以稻谷、油菜仔为食的小动物;在田头亦或是在谷堆旁,叽叽喳喳、飞来赶去,伺机对田里的“猎物”下手,自然它就成了我们的敌人。哦!不,应该是大人们的敌人,它可是我们最想要的伙伴;因为小时候最想做的就是抓一只小麻雀然后把它养起来,还天天守着盼望让它能听我们的话, 我也也曾抓起来过,不过总是养不长久,不管是怎么悉心照顾,最后都是一死。我猜想或许是它那份天生执拗,而向往自由的心性在迫使它吧!所以后来我们再也不会去抓了。而大人们在这个季节里也有顾此不彼的时候,当地里大片稻谷都成熟时,也就没有人去在意那几只微不足道的小角了!因为它们的“饭量”实在是小的惊人,庄稼人这时候是不会和一群麻雀计较的。也或许是大自然对它们的馈赠,存在的道理吧。 童年之趣现在看来或许幼稚可笑,不过它确实弥足珍贵,回味起来意味悠长,现在还能抚慰忧伤。


收获给人们带来的喜悦冲淡了一切疲劳与沉闷,我们孩子自然也跟着沉浸其中,享受这份快乐。当然我们孩子们也有自己庆贺的方式。每天放学回家,就会约上同龄好友们,躲在稻草或玉米草垛中,进行各种游戏;因为在草垛上面不管怎么打闹,身体都不容易受到伤害,软软的草垛变成了孩子们的天堂。而每次玩的忘乎所以的时候,自家母亲总会跑出来找孩子回家,有的脾气不好的,就“耳提面命”,就算不挨打也免不了一顿的训斥;尽管每每如此,但每次玩起来还是把母亲的叮嘱忘的一干二净,用“忘乎所以”形容也是恰如其分的。而我却与他们不同,“我是一个胆小之人,”他们这么说我,但我却不认同他们对我的这个称呼,可我也不去和他们争辩。因为我从小身体就不是很好的缘故吧,让家里人跟着操了很多心,所以我也变得比别人家的孩子早懂事了些。这可能也是我从小就比较循规蹈矩,不会“绕圈”的缘故吧!所以我一到点儿就立刻跑回家,不像他们那样等到让自家母亲来“请”!


后来上了中学,一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这对于我这个念家非常之人来说,刚开始肯定是种煎熬;吃不惯学校大食堂的饭,见不到父母家人,见不到和自己平时玩耍的小伙伴的熟悉身影。这时候便不自觉地怀念起了母亲平日里的唠叨,怀念起了在家自在悠闲的日子!想起这些总是使我的心惶惶不安了!而母亲熟知我这些脾性,所以总会在我无助的时候给我鼓励,给我家的温暖,所以我也没有经历什么多大的磨练吧。毕竟还是在本地方,回家也不像往年一样拥挤不便了。邻里之人也常说我是个大小伙儿了,不能将惯了,母亲虽然每次嘴上答应的干净利落,可心里怎么想的,我是深知的。


车子一个猛颠,把我从回忆里颠醒,前面是一段泥泞路。愰若做了一个大梦似的,竟把以往之事回忆了大半。


而今远离,将到一个需要漫长熟悉的地方。离乡的愁怅、孤寂之感如来势凶猛的潮水涌上心头,挤走最后的那一丝他念。


车子不断前行,车外面两边的树不断往后退,我知道每往后退一棵,我离家的距离就又远一步了。脑海里又现出今日离家之时的情境,家乡的面貌已经开始换样了!家里院中的那株葡萄也已经到了耄耋之季,叶子变了颜色,斑斑点点,倒是愈发多彩;树上唯有的那几颗葡萄,也已经被虫子掏为了空壳;一片苍凉之景,已经预示着伤感。接着还有屋后面的那些杨槐树,也伴着轻风开始散叶;果子孕育成熟后它们也算是了却使命,所以它们的枯败是带着满心欢喜去的。因为谁都知道在明年还会同样的花开花谢,这是个定局,只是有时候渴盼这来的快些罢了。


车行到山前,山腰之上已是浓重的雾色,这倒与我颇为沉重的心情相符了,似有“薄雾浓云愁”满路之感。看不见缤纷的秋叶,看不见的巍峨高山,也见不得昔日满山而此时却不在花季的杜鹃花;两耳轰鸣,踽踽前行。行至山腰,俯仰一片,我们完全被雾色所吞噬;只见得两旁稀忪相连的老的已经断枝的松柏,屹然挺立!它沐浴其中,却无动于周围雾气的萦绕,冷冷静静,神态安然。车子缓慢穿行于这林山雾海间,上坡更为漫长,这倒有了更多的时间让我转过身去看看,看看身后渐渐远去的盘山公路的尽头。


没有喜悦,没有哀伤,静静看着在浓雾后面离去的老树,心里度着行进的距离,慢慢地又合上眼去。



相关阅读:
pk10开奖 http://www.bjsc98.com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