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心中的落红

心中的落红

我依然记得,她说那年的雪下得特别大,雪花悠悠的飘下,像是鹅毛。那一刹那,我和她的目光相遇,这是我和她的初见。不知哪位诗人说过“人生若只有初见,那该多好”,想来,这句意味惆怅的话是不适合我和她的,她的好怕是我到今天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好,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用心去感受。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我出生了,没有亲朋的欢笑,没有多余的祝福,响彻雪夜的,只有我无尽的哭声,第一个睁眼看到的,便是她,她的目光如火,柔软了我,从那天起,虽然没有其他亲人,但我总有她的陪伴。柔软的时光如无形的丝绒般,从我指间流过,从我发迹流过,从她脸上的皱纹处流过,我长大了,她变老了。青春的气息充满着我,同样,青春期的躁狂也伴随着我,很久以后,我常常在想,多少次我忽略了她关心的目光和欲言又止?多少次我的举动让那个她伤心?我想,只有她发迹间数不清的发知道。那年夏天的蝉鸣真是令人恼火和烦躁,我到今天也记得。自从那时我开始放松自己,并与坏学生打交道,吵闹声就伴着你我。你或斥责或引导的话语无处不在,它们像网一样网住了我,将我们隔离,时光和沉默将这裂缝扩大,我害怕这裂缝,我想,我跨不过去了。“啪”厨房里传来摔碎的声音,我赶快跑过去,惊呆了,她无力地摔倒在地,腥红的血和她苍白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的心颤抖了,好像要失去她了。医院中,她毫无生机地躺在那里,白色,到处是白色!她被白色淹没了。我开始痛恨这种颜色,轻轻走过去,看着她,她的脸色苍白并且布满了皱纹,此刻,眉头依旧微戚,使劲抚也抚不平,是为了我吗?让她伤心吗?我想不透。当我被泪水浸湿时,她在身旁安慰;当我受伤痛苦时,她在身旁照料;当我在书桌旁奋笔疾书时,回头,是她关切的目光。惊醒,原来,她一直在守候着我,原来,我一直走在她的目光中,妈妈,现在换我,我会用一辈子来守候你!

高一:江南奇葩


相关阅读:
PK10彩票 www.qingdaohaier.com

相关阅读